欢迎访问霍邱县宏志实验学校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教研 >

读不尽的《童年》 品不完的童年

人气: 发表时间:2017-05-09

名著导读:      
读不尽的《童年》    品不完的童年
李大为
一、     作者介绍
玛克西姆·高尔基(1868.3.28~1936.6.18)               
前苏联无产阶级作家,原名阿列克赛·马克西莫维奇·彼什科夫。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
玛克西姆·高尔基出身贫穷,幼年丧父,11岁即为生计在社会上奔波,当过装卸工、面包房工人,贫民窟和码头是他的“社会”大学的课堂。在饥寒交迫的生活中,高尔基通过顽强自学,掌握了欧洲古典文学、哲学和自然科学等方面的知识。只上过两年小学的高尔基在24岁那年也就是1892年发表了他的第一篇作品,即短篇小说《马卡尔·楚德拉》。报纸编辑见到这篇来稿十分满意,于是通知作者到报馆去。当编辑见到高尔基时大为惊异,他没想到,写出这样出色作品的人竟是个衣着褴褛的流浪汉。编辑对高尔基说:“我们决定发表你的小说,但稿子应当署个名才行。”高尔基沉思了一下说道:“那就这样署名:马克西姆·高尔基吧。”在俄语里,“高尔基”的意思是“痛苦”,“马克西姆”的意思是“最大的”。从此,他就以“最大的痛苦”作为笔名,开始了自己的创作生涯。
他的一生创作颇丰,主要作品有《伊则吉尔老婆子》、《鹰之歌》、《海燕》、《沦落的人们》等。特别是海燕形象,被认为是即将来临的革命风暴的象征,给人们极大鼓舞。 1906年高尔基写出了两部最重要的作品《母亲》和《仇敌》,使他的创作达到了新的高峰。《母亲》是社会主义文学的奠基作品,列宁称赞这部小说是“一本非常及时的书”,提出它对俄国工人有“很大的益处”。十月革命前后高尔基还写了许多重要作品:他的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即在此期间完成。
《童年》简介
《童年》是高尔基自传体三部曲中的第一部。它写的是高尔基童年时期从三岁至十岁这段时间的生活断面。
阿廖沙三岁时,失去了父亲,母亲瓦尔瓦拉把他寄养在尼日尼的外祖父卡什林家。外祖父是一个开染坊的小业主。阿廖沙到来时,外祖父家已经开始衰落,由于家业不景气,外祖父也变得愈加专横暴躁。阿廖沙的两个舅舅米哈伊尔和雅科夫为了分家和侵吞阿廖沙母亲的嫁妆而不断地争吵、斗殴。在这个家庭里,阿廖沙看到人与人之间弥漫着仇恨,连小孩也为这种气氛所毒害。阿廖沙一进外祖父家就不喜欢外祖父,害怕他,感到他的眼里含着敌意。一天,他把一块白桌布投进染缸里染成了蓝色,结果被外祖父打得失去了知觉,还害了一场大病。从此,阿廖沙就开始怀着不安的心情观察周围的人们,不论是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屈辱和痛苦,都感到难以忍受。他的母亲由于不堪忍受这种生活,便丢下了他,离开了这个家庭。但在这个污浊的环境里,也还有另外一种人,另外一种生活。这里有乐观、纯朴的茨冈,正直的老工人葛利高里,还有外祖母。在这些人当中,外祖母给阿廖沙的影响是最深的。外祖母为人善良公正,热爱生活,相信善总会战胜恶。她知道很多优美的民间故事,那些故事都是怜悯穷人和弱者,歌颂正义和光明的。她信仰的上帝也是可亲可爱,与人为善的。不像外祖父的上帝总是与之相反,它不爱人,总是寻找人的罪恶,惩罚人。
后来,外祖父迁居到卡那特街,招了两个房客。一个是进步的知识分子“好事情”,他是阿廖沙所遇到的第一个优秀人物,他给阿廖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另一个是抢劫教堂后伪装成车夫的彼得,他的残忍和奴隶习气引起了阿廖沙的反感。
母亲在一天早晨突然回来了,她的变化使阿廖沙心里十分沉痛。开始,她教阿廖沙认字读书,但是,生活的折磨使她渐渐变得漫不经心,经常发脾气,愁眉不展。后来母亲的再婚,使阿廖沙对周围的一切都失去了兴趣,竭力避开大人,想一个人单独生活。母亲婚后的生活是不幸的,她经常挨后父打。贫困和疾病,吞蚀着她的美丽。由于她心境不好对阿廖沙也常常表现出冷酷和不公平。
阿廖沙在家中感受不到温暖,在学校也受歧视和刁难,又由于和后父不合,所以阿廖沙又回到外祖父家中,这时外祖父已经全面破产!他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困苦。为了糊口阿廖沙同邻居的孩子们合伙去拣破烂卖。同时,也感受到了友谊和同情。但这也招致学校的非难。 这时候阿廖沙的母亲逝世,他埋葬了母亲,不久便到“人间”去谋生了。
三、《童年》里那些难忘的人

人 物 相   关   特  点
外祖父
(卡什林)
吝啬、贪婪、专横、残暴
外祖母
(阿库琳娜·伊凡诺夫娜)
慈祥善良、聪明能干、热爱生活
“我”
( 阿廖沙)
善良,坚强,勇敢,纯洁,能干,有信心
两个舅舅
(米哈伊尔、雅科夫)
自私自利 、残暴可恨
母亲
(瓦尔瓦拉)
勤劳善良而不幸的下层妇女
小茨冈 是个弃儿,为人开朗活泼,与主人公十分友好,但后来惨遭害死
好事情 知识渊博、沉默寡言
 
四、《童年》里那些难忘的事
1、阿列克谢因为染坏了一匹布,竟被外祖父打得昏死过去。
外婆扑向我,紧紧搂住我,哭喊起来:
“我不把阿列克谢给你!决不给,你这恶魔!”
她用脚蹬门,高喊:
“瓦里娅,瓦尔瓦拉!……”
外祖父向她冲过去,撞倒她,把我从她怀中抢走,抱到长凳那边去。我在他手中拼命挣扎,揪他的红胡子,咬他的手指。他大声怒吼,紧紧夹住我,最后,把我往长凳上一扔,摔破了我的脸。到现在,我还记得他那野蛮的吼叫声。
“捆起来!我要打死他!……”
我记得母亲那苍白的脸和瞪得滚圆的眼睛。她沿着长凳跑来跑去,声音嘶哑地哀求:
“爸爸,别打了!……把他交给我吧……”
外祖父把我一直抽到昏死过去,我病了好几天,整日脊背朝天趴在小房间的一张很暖和的大床上。
2、两个粗野自私的舅舅整日为争夺家产争吵、斗殴、疯狂瘧待自己的妻子。
我们来了不久,在厨房里吃饭的时候,就爆发了一场争吵:两个舅舅忽的一声站起来,把身子探过桌子,冲着外祖父大叫大吼,像狗似的冤屈地龇着牙,哆嗦着。外祖父用羹匙敲着桌子,满脸通红,叫声像公鸡打鸣一样响:
米哈伊尔舅舅忽然扬起手对着他弟弟的脸就是一下:弟弟大吼一声,揪住了他,两个人在地板上滚开了,发出一片喘息、呻吟、辱骂的声音。
孩子们都哭了,怀孕的纳塔利娅舅母拼命地喊叫,我的母亲把她拖走了,快乐的麻脸保姆叶夫根尼娅把孩子们撵出了厨房,椅子都弄倒了,年轻的宽肩膀的学徒“小茨冈”骑在米哈伊尔舅舅背上,格里戈里·伊凡诺维奇师傅,这个秃顶、大胡子、戴黑眼镜的人,却平心静气地用毛巾捆着舅舅的手。
舅舅伸长了脖子,稀疏的黑胡子摩擦着地板,呼呼地喘得可怕。外祖父绕着桌子乱跑,悲哀地嚎叫:
“亲兄弟!亲骨肉!嗨,你们这些人啊……”
“该死的,这帮野种,清醒清醒吧!”
3、“我”开始以捡破烂为生和外祖母相依为命,虽然很苦却充满着幸福。
我也开始挣钱:我逢休息日,一大早就背着口袋走遍各家院子,走遍大街小巷去捡牛骨头、破布、钉子。一普特破布和碎纸卖给旧货商可以得二十戈比,烂铁也是这个价钱,一普特骨头得十戈比或八戈比。平时放学以后也干这玩意儿,每星期六卖掉各种旧货,能得三十至五十戈比,运气好的时候,卖得更多。外祖母接过我的钱,急忙塞到裙子口袋里,垂下眼睑,夸奖我:
“谢谢你,好孩子!咱们俩养活不了自己吗?咱们俩?有什么了不起的!”
有一次我偷偷地看她,她把我的五戈比放在手掌上,瞅着它们,默默地哭了,一滴浑浊的泪水挂在她那副本像海泡石似的大鼻孔的鼻尖上。
五、童年充满苦难  苦难造就坚强
这是 “一种浓厚的,色彩斑驳的,离奇得难以形容的生活”;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充满可怕景象的普通俄斯人的生活;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弥漫着炽热的仇恨的本不该出现在人间的痛苦和丑恶的生活。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种可怕的生活环境中,因为慈祥善良、热爱生活的外祖母的疼爱和鼓励,因为乐观纯朴的小茨冈、正直的老工人格里戈里、献身于科学的知识分子“好事情”的支持和帮助,阿廖沙的精神世界却并没有被污染,反而变得更坚强、更乐观、更善良。虽然身处黑暗污浊的环境中,但阿廖沙仍保持着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并最终毅然告别了自己苦难的“童年”, 决然的走向了“人间”,去勇敢地挑战自己的“大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