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霍邱县宏志实验学校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师之窗 >

童年的味道

人气: 发表时间:2017-12-05

任永磊

网上,不知哪位有心人晒出了一组反映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生活的图片,一张张熟悉的老照片,一幕幕温馨的场景,一下子把人带到了那个充满欢乐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品味着这一张张温暖的图像,童年的味道穿过岁月重重的迷雾,带着醉人的芬芳径直来到面前。

1.png      

黑白电视机

黑白电视机,承载了多少国人美好的回忆。80年代初,谁家若有台这样的黑白电视机,绝对是生产队里“土豪” 。那时候的娱乐活动实在太少,看电视,自然成了人们一天中最期待、最惬意的休闲时光。  犹记当时,每晚早早地吃完晚饭,端上小板凳,随着大人来到庄子上有电视机的人家。院落里,不一会儿就坐满了来自本庄的男女老幼。彼时热播《霍元甲》 、《西游记》、《红楼梦》、《济公》,一方小小的荧屏,像磁铁一样紧紧地吸引着每一双眼睛。直看到电视上露出雪花点,才恋恋不舍地端着凳子回家睡觉,心里盼着明晚早点到来。那时候,农村里还没有通上电,看电视还需要用电瓶,所以,白天一般是不会开电视的。

2.png      

露天电影

看露天电影,绝对是童年里像过节一样的事情。赶上哪个生产队要放电影,几天前,人们就开始热切地议论着、期盼着。看电影当晚,来自邻近生产队抑或邻村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那场面,热闹壮观。大人们开心地互相开着玩笑,孩子们兴奋地追逐打闹着,精心打扮的小伙子小姑娘们嬉笑着打情骂俏,空气里都流淌着节日般欢快的味道。那时候,国产抗战片、香港武打片、台湾言情片让人看得如痴如醉。尤其是香港武打片,更是风光无限,每次放映时都是放在最后压轴出场。可怜了我们这些痞了一天的孩童了,一心等着看那些飞檐走壁的大侠呢,却抵不住瞌睡的造访,看不到一半,就窝在大人的怀里沉沉地睡去了。那时候,对放映员特别崇拜,总是梦想着啥时候也能当上电影放映员该有多好啊!  多年后的今天,偶尔看到路边露天电影前稀疏的观众,不禁觉得恍若隔世。时代在前行,社会在进步,人们已告别了当年那个物质匮乏精神贫瘠的年代,但当年看露天电影的那些美好回忆仍清晰地芬芳在脑海里。

3.png        

卡带式录音机

    盒式磁带以及大喇叭录音机也是那个时候的稀罕物。90年代初,农村里流行那种卡带式大录音机,有钱人家会把它摆放在堂屋里最显眼位置,上面蒙上纱罩,像个宝物一样供奉着。当年,村里有户人家有台这样的录音机,每到中午或傍晚劳作结束时,总会从他家飘出优美动听的旋律。毛宁的《涛声依旧》、杨钰莹的《茶山情歌》、郑智化的《水手》、《星星点灯》、还有小虎队的歌等等是那时的流行歌曲。我直到上初中时才有了一台比书本稍小点的“随身听”,可以用电池也可以插上电源的那种,这些盒式磁带装了满满一抽屉。那时,爱听林子祥的《男儿当自强》、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也会向英语老师借磁带,听听“韩梅梅和李磊”!如今,那台随身听以及那些盒式磁带已不知散落何处,而这如歌的童年岁月却深深地留在了记忆深处。

童年的“零食”

4.png

   还记得它吗?茅针。《毛诗品物图考》中说:“茅春生芽如针,谓之茅针。”茅草长出的绿茎,约莫两三寸长,翠绿润圆,头部尖尖的,好似一根细细长长的缝衣针。当年上下学的路上,不走平坦的大路,专拣崎岖的田埂走,就为了抽茅针。直到手里攥了一大把茅针,才心满意足。然后就是大快朵颐的时候了,剥开外皮,露出细白柔嫩的内瓤,放进嘴里,甜甜的味道胜过如今孩子迷恋的所有junk food 。

5.png

   还有它,我们乡下叫它“大米萢”(真名不详),估计是有点形似大米,故得此名,农村的田间地头随处可见。童年时,这也是我们的美餐,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每每遇见,就会条件反射地咽口水。 

6.png

  童年的零食里也绝不会少了它--“桑树果子”,学名桑葚,就是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提及的桑葚。农村的田野里,每到春夏之交,随处可见一树树桑葚迎风轻舞。小时候,经不住诱惑的我们,往往等不及桑葚全部熟透,就开始采摘。一个个桑葚,红色的甘甜如蔗,紫黑色的香甜似蜜,直教人吃得欲罢不能,全然不顾嘴边、衣服上留下的紫黑色的印记。

  童年如歌, 歌声里飘荡着无尽的欢乐!  童年是诗 ,诗句里储满了温馨的记忆 !在这个匆忙喧嚣的时代,我们不妨放慢脚步,随着那些行将远去的童年印记,去慢慢品味那些童年的味道吧!